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修真 > 《仙缘》
第二章岂有此理
更新时间:2019-12-23 09:12 | 字数:2007 字

景耀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变成了九天玄女阁的外门弟子,还免费得到一个漂亮师姐玉秀。

他发誓要努力修行,成为三界九州最强的玉清境仙人,以报答玉秀师姐的知遇之恩!

第二天一早,玉秀师姐就带着景耀开始熟悉玄女阁了。

玄女阁,除了宗主云染之外,还有一百二十三位女弟子。

玉秀穿着一身雪白宽大的素衣,站在景耀的面前,宛如一个圣洁的仙子,虽说服饰宽松,但是依旧掩盖不住玉秀师姐那火爆的身材,衣领之下隐现的沟壑,让景耀的鼻血都快喷出来了。

“宗门之内,不问年纪,只看入门先后排辈分,所以现在宗门之内的姐妹们都是你的师姐了。我呢,因为来的最早,所以是你们的大师姐。”#_#

一下多了这么多漂亮的小师姐,简直不要太幸福,不行不行,我得赶紧抽空下山买点十全大补丸补补身体才行……

景耀又开始了意淫……

玉秀看见景耀大白天走神,便伸出春葱般的手指,点了点景耀的额头,“小师弟,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景耀回过神来,赶忙附和道:“师姐,这道上的规矩我都知道,以前俺们黑风寨也是这样排座次的……”

景耀像是说漏了什么,赶紧住嘴。

“黑风寨?也是像我们玄女阁一样的宗门吗?”玉秀满脸疑惑,她常年在玄女阁修行,涉世不深,显然不懂黑风寨是个什么玩意。

“嗯嗯,差不多差不多。”景耀赶紧两句话敷衍过去,“对了,师姐,我们是不是要开始修习仙道了?先学什么?玉女心经?是不是要男女双修?我们赶紧开始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不急。”玉秀摆了摆手,带着景耀在玄女阁内七拐八绕,穿过几处凉亭廊廨,在一间红瓦墙围住的院前停了下来。

院门上高挂着一块红字黑漆的牌匾:浣洗室。

这下轮到景耀不解了。

玉秀解释道;“宗门内有规定,新来的弟子要来这顶替上一位弟子,处理宗门内的琐务杂事。好让师姐们有更多的时间去修行,直到下一个弟子来接替他,她才能正式开始学习修习仙道。”

哦哦,原来是这样。

景耀随口问了问,“不知道上一位师姐在这里做了多久了?”

“应该有七八年了吧。”

“再见……”景耀掉头就走。

“唉,你别走啊,师弟。”玉秀像是捉小鸡一样,拎着景耀的脖子,把他带了回去,“你别担心,现在我们玄女阁还在招人,很快就会有人来顶替你的。”

“我不听我不听,我要回家找妈妈!”悬在空中的景耀顽固反抗。

玉秀只好把景耀放了下来,面对着景耀,“可是你才刚来啊,就要走,人家舍不得啊……”

她的雪白细腻的脸上带着不舍,低垂睫毛下的杏眼似乎含着一泓秋水,满是愁情,令人心醉。

那娇羞不舍的忧愁,足以让世间任何一个男人为之疯狂!

“真的吗?”

“你不相信我?”玉秀的头垂地更低了,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

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景耀在心中长叹,“好吧,玉秀师姐,为了你,我一定忍辱负重留下来。不管未来多么困难艰险,我一定不离不弃,不……”

他那烂大街的俗套情话还没说完,咸猪手还没来得及往前伸,玉秀就急不可待地推着他进了浣洗室,“好了好了,我们赶紧进去吧,师妹们都等不及了。”

咦?总感觉哪里不对头。

玉秀边走边说,“原本浣洗室是有三个小师妹,但是我觉得你这么英俊能干,一个人应该可以做她们三个人的事。”

英俊,能干?这两个形容词真是太贴切了,景耀轻轻捋着他并不存在的胡须,十分得意。

墙上还刷了一条标语:竭尽全力满足全体姐妹的生理……额,生活需求。

啊呸,听起来好羞耻。

从此以后,玄女阁的修士们便看见一个佝偻的身影,时时刻刻都在忙碌地工作。

当天空将明未明,玄女阁的修士们都在呼呼大睡之时,景耀已经将一天要用的柴禾劈好了;天际出现第一缕微光之时,景耀在撞钟;修士们起床,景耀在生火;修士们洗漱,景耀做早饭;修士们吃早饭,景耀刷碗洗锅;修士们去修仙悟道,景耀抓紧时间帮一百二十三个师姐洗衣挑水扫地倒马桶扫茅厕做晚饭;傍晚修士们吃饭,景耀在巡逻,夜晚修士们睡觉,景耀还在巡逻……

如果要在三界九州评选一个劳动模范,景耀肯定当仁不让。

但是景耀越干越生气,说好的师姐们的悉心照顾呢?说好的修仙学道呢?

自从他来了浣洗室后,玉秀师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连影都看不到了。

黄昏时,景耀帮第一百二十三个师姐洗完马桶之后,就决定去碧云楼找大师姐玉秀。

更多精彩小说阅读请到书*丛*网:www.shucong.com

景耀很生气,他不想干了!

碧云楼是一间两层的乌木质阁楼,从山外的正门穿过一条曲折的回廊,就是碧云楼了。回廊间的栏杆和顶柱上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乌木暗香,再加上珞珈山的磅礴仙气缭绕于此,让人不禁联想到此间主人雅致非凡。

当然景耀越看越生气的,他每日起早贪黑拼命干脏活累活,师姐们却都在惬意地享受生活。

任谁看了都要火冒三丈。

来到二楼的雅室前,景耀推门而入,正看见玉秀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手里捧着一本古书正看得津津有味。他也不多想,开门见山,“大师姐,我想回家了。”

玉秀被吓了一跳,她显然没有料到居然有人敢直接推开她的门,慌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赶紧合起手中的书,站了起来。

玉秀还没有从慌乱中回过神来,她撩了撩额前的一缕秀发,长舒一口气,走过来拍着景耀的肩膀,摆出一副知心大姐姐的样子,“为什么?小师弟,你在这里干的不是挺好的吗?”